“在大豆生产效率没有出现质的变化前,确实很难改变进口格局。”王涛说,“以现代的生产力衡量,要满足国内的油脂供给,大豆种植面积至少要达到7、8亿亩,这是不现实的。正如农业农村部相关文件所显示的,恢复种植面积的同时,更要加强科技攻关、加快生产模式调整。美国几十年前就能做到的事情,我们也能做到”。

“基建补短板”是去年下半年以来一条重要的政策主线,但哪里是短板?如何补短板?这对基建产业链上的投资又有怎样的涵义?